CBA

铜市多空博弈持续加码铜价走势扣人心弦

2019-10-09 17:0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铜市]多空博弈持续加码 铜价走势扣人心弦

这边厢国储高调拍卖现铜,那边厢外盘铜价节节走高 4000、4100、4175,LME3月期铜如脱缰野马,将一个个新高踏在脚下。除了供需基本面因素外,国际基金疯狂炒作“中国因素”,无疑起了推波助澜作用。 中国需求支撑了期铜牛市,造就了全球商品繁荣,但中国却是这场繁荣的受害者,被迫一次次高位埋单。现在,中国终于开始向国际基金发起反击了,自国储局上周高调宣布将抛售铜库存,这场决战就打响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博弈开始了。 海外基金炒作“中国因素” 2003年初三个月期铜价格还只有1500多美元/吨,去年底达到3160美元/吨,今年以来,4000、4100美元这些过去不可想像的整数大关被一个个突破。许多资深专业人士也自叹看不懂市场。“供给和需求因素已经对金属铜等商品价格影响不大,而主要是市场预期和持仓构造在主导价格运行。特别是一些国际机构疯狂炒作‘中国因素’。”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常清把价格的上涨主要归因于海外基金的炒作。 在今年的LME年会上,伦敦金属交易所主席SimonHill再次公开谴责个别基金组织操纵铜市,呼吁业内各方联合起来共同向操纵者宣战。根据LME年会上生产贸易商和投资者的共同看法,明年世界铜将出现过剩。三大交易所目前显性库存已接近14万吨水平,早已回到11万吨警戒线之上。除此之外,美元开始大幅度升值,基金炒作美元贬值因素也已出现逆转。分析人士没有办法找出铜价继续暴涨的理由,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基金利用低库存不断挤压空头。在这种价格扭曲条件下,我国作为世界加工中心,加工工业面临困境,陷入“悲惨式”增长。 据专家分析,目前精铜全球平均成本大致在1430美元/吨,不管铜的外部条件如何改变,其生产成本不会大幅提升。因此4000美元/吨以上的铜价,是基金炒作“中国因素”所致,远远背离了市场基本供求法则。 ScotiabankGroup主管PatriciaMohr认为,一些投资基金和商品交易机构在意识到中国成为驱动需求主力之后,于2003年纷纷进入金属市场。从2003年开始,铜市在实际消费支撑下,吸引了包括商品管理账户、指数基金甚至是原先对商品并不在意的共同基金的兴趣。投资银行高盛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02年至今,跟踪高盛商品指数的总投资额已经翻了3倍,达到450亿美元。 国储局大张旗鼓释放库存为了平抑铜价,国储局上周高调宣布抛售铜库存。与以前释放库存不同,此次国储局释放的铜库存不仅数量较大,而且也大造声势。 在此之前,国家物资调节中心专门召开了铜行业座谈会,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和政府宏观调控部门官员,对国际铜供求形势和期货走势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应对策。会议达成共识:我国是铜进口大国,铜价居高不下,对经济发展不利,政府应充分发挥物资储备的调节作用,适当释放部分库存,缓解国内供需矛盾。 几乎同时,上海期货交易所国储天威和其它仓库铜库存大量增加。在10月31日至11月7日的两周时间里,上期所铜库存大幅增加32000余吨。而上周五上期所库存报告显示,当周交易所铜库存再增加9875吨,至63405吨。 国储局在向期货交易所输送铜库存的同时,上海期货市场出现了大量空单。11月7日,沪铜盘面出现了惊心动魄一幕:下午开盘后,上海期铜主力601合约一改上午强势,从37000元/吨高点飞流直下。截至下午收盘,沪铜离最高点跌去了约400元/吨。与此同时,CU512合约和CU601合约持仓大幅增加13000余手。当日收盘后,上海期货交易所公布的持仓显示,国储局借以操作的主要跑道之一中粮期货席位,在CU512和CU601两个品种上空单陡增3817手和4155手,累计达8000余手。按照每手5吨计算,该席位累计抛空期铜4万吨。据业内人士估算,当日午后一个半小时内,国储局累计释放出约4万吨铜。 国储局在打出增加交易所库存、建立期货空头头寸两记重拳后,又于昨日公开拍卖了2万吨现货铜。当前市场各方广泛关注的是,国储局到底有多少库存铜可以动用?此前有市场人士分析,国储局此次将抛售至少10万吨铜。但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负责人王会民日前表示:“抛铜数量将远超市场想象。”并异乎寻常地指出,国家储备局拥有超过130万吨铜,如果价格继续上扬,将会考虑增加和加快铜的销售量。市场人士指出,这是国家物资储备局首次公布铜库存指标,数量远超过市场预期。 伦敦铜价持续拉升尽管中国国家储备局连续重拳出击干预铜市,且不同寻常的高调行事,但目前收效甚微。虽然上海期铜在国储局释放库存压制下明显滞涨,但国际铜价仍然强劲上涨。11月10日,智利政府铜业委员会(Cochilco)对2005年和2006年的铜产量预期下调,并上调了价格预期。该委员会表示,它预计智利2005年铜产量将会从上一年的550.4万吨下降至537.2万吨。国际基金借智利下调铜产量预估值之际大肆拉抬铜价,LME3个月期铜11月15日大幅攀升至4175美元/吨,这也是伦铜新的历史纪录高点。 国际基金在国储局大幅释放库存情况下仍肆无忌惮地拉抬铜价,这除了基本面因素外,还与市场传闻国储物资调节中心一位交易员在LME建立的大量隐性空头被套有关。有消息称,国储物资调节中心交易员刘其兵通过LME场内会员SEMPIA,在3000多美元/吨附近抛空了近20万吨LME期铜,这批头寸交割日在12月21日,而目前LME三个月期铜已突破4100美元/吨。据此测算其帐面浮亏已达2亿多美元。据称,目前交易员刘其兵已失踪。对此,王会民日前表示,“我也听说了这个传言,但我不能证实这个事情,因为不是我们操作的。” 曼氏金融(ManFinancial)公司称,目前推升铜价的一个原因就是市场对中国国储的投机。交易商表示,铜市场自1996年“住友事件”以来从未如此吸引外界眼球,可能由于中国方面持有巨大空单而成为市场持续关注因素,这对市场走向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巴克莱资本(BarclaysCapital)公司称,2005年不仅只有中国交易员建立空头头寸,其他入市者也建立了空头,包括生产商和消费商,大家都低估了2005年的市场。据最新的CFTC数据显示,投机者仍然在COMEX市场持有高达2.83万手的空头头寸,但投机多头头寸的量更大,达到3.41万手。巴克莱资本认为在升水高企和价格坚挺背景下,空头被迫平仓风险要远远大于多头平仓风险。 多空博弈胜负难料11月16日,国储局拍卖了首批2万吨库存铜。此次38000至38700元/吨的拍卖价格,虽然比预期高,但已对国内现货价格形成短期压力,上海期货价格也因此继续明显滞涨。昨日,中国主要有色金属现货市场之一的上海长江有色金属市场现货铜下跌300元,报38950元/吨。上海期铜昨日则小幅低开,终盘多数合约小幅收高,相比隔夜伦铜的大涨已是明显滞涨。其中主力合约CU601以37430元报收,上涨20元;现货合约512收至37930元,下跌70元。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国储局平抑铜价操作主要是通过释放现货和仓单,而不是单纯入场做空,所以并没有给国际基金提供太多挤空机会。相反,显性库存增加无疑是一个利空因素。而且,国储局除了市场干预这个“看不见的手”,还有政府宏观调控这个强有力的“看得见的手”。继10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文《抑制铜冶炼行业盲目投资,促进铜工业健康发展》,对铜行业预警后,来自商务部的最新消息称,我国正考虑于2006年1月取消进口铜精矿税收优惠,为铜行业投资过热降温。该项税收优惠政策规定,冶炼厂只要将成品出口,就可免税进口原料铜精矿。取消该项税收优惠,将降低中国精铜出口量,并减少进口铜精矿需求,这对国际铜价无疑是一个重大利空。 国储局昨日拍卖完首批2万吨铜后,立即宣布将于11月23日拍卖第二批2万吨铜。分析人士称,国储局手握的牌是不明数量的现货铜,秉持的理念是全球铜供需已基本平衡,而目前铜价太高。国际基金凭的是资本市场最有威力的武器——几乎无限庞大的资金,其依靠的理念是即使全球铜已基本供需平衡,对手也拿不出数量庞大的铜来LME交割。这样看来,多空双方各有优势,两大势力间的博弈目前仍难料胜负。 12月21日,一个关键日期——LME交易商进行交割的日期。有分析师认为,如果到下个月传闻中的国储局隐性空头部位不能进行交割,铜价将有可能升至5000美元/吨。相反,一旦到时LME库存大幅增加,铜价“泡沫”将会破灭,终究难逃暴跌命运。在期货市场多空对决中,决胜关键在于各方要证明自己的筹码如资金、库存或者抛售量等是可信的,能将赌局撑到对方先爆仓。 截至北京时间11月16日晚20时本文截稿,LME铜盘中大幅下跌75美元。

银川白癜风
广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南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银川白癜风好的医院
广东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