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广东受审官员向旁听同事鞠躬给大家抹黑了

2019-07-14 00:2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受审官员向旁听同事鞠躬:给大家抹黑了

图解广东科技厅博士处长王韧涉贿案。广州

在去年的那场广东科技系统腐败窝案风暴中,上至厅长李兴华,下至科级干部,大量人员落马。昨日,在这场风暴中落马的广东省科技厅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处原处长王韧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

据检方信息,王韧及其妻子家庭财产高达2300多万元,扣除合法收入618万元,检方指控其受贿300余万元,另有621万余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还有700多万元涉嫌受贿的事实正在调查中。

文/林霞虹通讯员马英

昨日上午10时许,49岁的王韧被法警带进广州中院第二法庭,这位拥有博士学位的高学历人才,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此刻却戴着手铐坐在被告席上。而在他身后的旁听席上,家属、同事及媒体约30人前来旁听这起案件,案件同时还通过广州中院庭审直播直播。

据庭上透露的信息,王韧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生,1991年起就在广东省科技厅工作,从一名普通科员成长为处长。检方的信息显示,王韧在1998年~2013年间曾担任广东省科技厅计划处科员、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处副处长、计划处副处长、科技合作交流处处长、高新处处长。

顺遂的仕途在去年6月戛然而止。去年6月20日,广东省纪委到广东省科技厅约谈王韧,同月22日,王韧被双规。去年8月23日,王韧因涉嫌受贿罪被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刑事拘留。

帮企业申报项目资金15年受贿300万

检方共指控王韧两宗罪名,其中第一宗是受贿罪,其受贿时间跨度长达15年,行贿事实多达19宗。在1998年~2013年期间,王韧利用其担任上述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10多家科技企业人员贿送的现金、购物卡等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318万余元、美元1000元。

王韧称,自己所在处室负责科研项目资金的受理、申报、专家审议、汇总上报等程序,但无法最终决定项目是否获批及国家扶持资金究竟有多少。但他承认,自己更熟悉申报流程及“秘诀”,更熟悉国家政策,因此在他的“点拨”下,对方能更顺畅地拿下项目资金。个别行贿人的证言也显示,他们之所以给王韧送钱,就是为“搞好关系”,“不送钱他不可能莫名其妙地给你审批项目”。也有证言显示,曾有企业申请项目经费的材料不合格,王韧帮其修改后就申报成功了。

王韧还说,科技厅的制度设计中,对各个处室的考核办法是看各处室有多少项目成功立项,这无形中就鼓励他们与企业走得更近,以便指导企业理解国家的政策。

听完王韧的说法,法官质问:“科技厅给你发工资没?向科技企业宣传政策就能成为你受贿的借口?”王韧赶紧摇头否认:“不应该,是本职工作,不是找借口。”随后他便噤了声不再讲类似的话。

企业与清华大学合作送王韧150万

向王韧行贿的企业来自许多地方,除广州的科技企业,还有来自汕头、惠州、珠海等地。1998年至2002年间,在担任省科技厅计划处主任科员、高新处副处长期间,王韧分多次收受国家电动汽车试验示范管理中心孙兆琪给予的人民币6万元和美元1000元(折合人民币8276.8元)。

通观王韧的19宗受贿事实可发现,王韧早年的受贿金额少的不到1万元,多的则是几万元,但越往后,胆子和胃口越来越大。

如2010年~2012年,王韧分3次收受广州中浩控制技术有限公司张昊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20万元。2013年,他又收受广州市杰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罗旭光的贿赂款人民币10万元。2011年~2013年,王韧分3次收受广州路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孙圣中的贿赂款人民币44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万元的购物卡。

而受贿金额最高的则发生在2012年,王韧已是高新处处长,他分2次收受广州守诚太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叶诚(另案处理)的贿赂款人民币150万元。据王韧交代,当时叶诚在与清华大学合作一个项目,后来叶诚的项目获得1500万元资金,叶诚便给予了王韧150万元“感谢费”。

被控600多万财产来源不明

王韧被控的另一宗罪则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王韧和妻子名下有5套房子,1个车位,理财账户和银行卡中还有巨额资金,其家庭财产折合人民币有2353万余元。而据王韧交代,每月他的收入有一万多元,其妻子年收入有近20万元。

公诉人说,自工作到案发王韧及其妻子的所有工资加起来约300万元,加上理财收入、房租收入等合法收入共计618万余元,另有涉嫌受贿的700余万元还在调查,扣除合法收入和涉嫌受贿的这700多万元及已经起诉的受贿300余万元,经审查,还有折合人民币621万余元的财产,王韧不能说明来源。

检方认为,王韧的财产明显超出其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责。对此,王韧说他的房子中有一套房是岳父出钱买的,另外还有一套房子是岳父单位的集资房,王韧妻子的姐姐、妻子的堂兄还委托王韧理财,这些钱加起来有两三百万元,也应当扣除,不能计算进来源不明的收入中。

王韧及其律师还认为,其是主动自首,并如实供述罪行,应该构成自首。但公诉人认为,王韧的行为不构成自首。

“每天都反问自己,怎么会堕落成这样?”

“我经常问自己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庭审的最后陈述阶段,王韧当庭表示了忏悔。

他说,自己是80年代初的大学生,曾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后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价值观、世界观都出了问题,把一些交往中的礼金、红包看成朋友间感情联络的人情往来,似乎显得心安理得,甚至认为只要不影响所管理的项目实施就万事大吉。”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现在没有脸面为自己辩护,我现在每天都反问自己,我身在何处,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子?”王韧表示,自己辜负了组织、领导、同事、家人、朋友的信任和希望。

作为反面教育,王韧表示,他被抓后,常常反思科技系统的制度漏洞,已写了好几篇如何改进工作、堵塞漏洞、加强科技项目管理的材料上交给广东省纪委。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教训,告诉一些同志“该悬崖勒马,要引以为戒,警钟长鸣”。

最后,王韧忽然站起来,转身向旁听席上的同事和领导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对不起,给大家抹黑了!”说着说着,他的眼眶都红了。闻听此言,旁听席上的多位五尺男儿也唏嘘不已。

原标题:广东受审官员向旁听同事鞠躬:给大家抹黑了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微信微店电脑版官网首页
微商城搭建需要学什么东西
什么是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