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康大叔外传

2019-10-22 23:5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康大叔外传

题记:本篇幅为高中语文课本鲁迅《药》中康大叔的延伸,因为这是高中时候语文老师(袁老师)的课外作业,所以文章想法和书写方法不会多做修改,只在几处明显笔误处做调整,保持原来17岁时候的想法。

康大叔典型的毛发旺盛,胸毛一撮都在马甲外面卷曲着,面上胡须头发衔接的没有断层,除了眼.鼻.额头都是黑粗卷曲的毛发,再配上身宽体胖完全是符合大众心中索命夺魂的刽子手形象(原文:康大叔是个刽子手老师批注可加点外貌描写,突出其形象),人见怕三分的他,每天都要在大街上转悠一圈。

正值响午,只见康大叔穿着一件单衣还披着一件麻布衣服,正常人走路时侧肩前倾,他却是像个钟摆一样左右先摇动肩膀,再加上那身肥肉,每每走一步都那么颤颤巍巍的,都能渗出油水来这身子板。和行刑时候比,手中少了什么(药或者屠刀)。好啊,康大叔,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没多少活儿吧,偶有人招呼着,康大叔也是随意回复点头,伴随最多的动作是摸着肚皮。路走中间肯定不免有不招即来的相遇,这次却是撞到了一人反愤怒道:找死么。那人比他矮半个头,虚胖的很,瞥见是夏三爷其身旁还跟着红眼睛阿义,阿义是夏三爷的保镖,还有些手段。康大叔一下弯下腰矮了一截似的,变成康小叔了,原来是夏三爷,义哥今儿也在倍显精神...拍马屁嘛要么全是废话要么就小事大化说,康大叔显然砍头的功夫还不错,这嘴上功夫还很差火候,说着就跑偏了夏三爷又吃好的吧,这是约来越显大了。义哥眼睛还是那么红...自个说的兴高采烈,没注意到二人脸色,阿义这下脖子也红了,喝道:好个你,拐着弯子骂人,冲上去正准备动手,康大叔忙双手摊摆着义哥,别介,我请喝茶。夏三爷更不想把事情闹大,顺水推舟的拦住阿义,那就老康破费了说完还作揖,心里也暗喜着把这不会说话的人也得拔拔他的羽毛。

来到茶馆,华老栓正在添茶,瞥见是看大叔和夏三爷几人也没及时招呼过来,康大叔三人坐了一会儿,见没人添茶,就吼道:还不上茶。

华老栓提着一壶茶水来,原本不怎么喜庆的脸上还挂着几分哀色,分别给三人满了碗茶水就走了,来一碟小菜华大妈从里屋端出一盘冷菜走送过来,侧脸撒下来一束花白头发,像是秋天的叶子在树枝上,就差风吹那么下就会凋落。阿义吃了口冷菜说着你常在这地方请客,三爷.义哥今先宽心,改天换个地方好好吃顿,还是我请。嗯夏三爷轻轻答复了端着茶饮一口。

三人吃完茶,夏三爷和阿义先走了,康大叔还做在桌子上吃完剩下的冷菜,走时华老栓要他结账,他脸上横肉拉扯紧了,口里撇出句话:记账上,多了就一起付。华老栓也没在吭声,回头见华大妈对他低声说:这头牛我们还是不惹的好,这次华老栓不再沉默了,上前去拉着康大叔衣袖,却被一脚踢回来,弄的老栓只咳嗽,那些茶客看到了,有的把钱搁在桌子上就跑,有的一拍屁股就走,只一刻整个茶馆已经空落落的。题外补充: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朋友或者亲戚,刚刚开始找你借钱你借过之后,后面再找你借会说这样一个借口,我上次欠你5千这次你再借我5千就刚刚好欠你1万;或者是原先我就欠你8千这次你再借我7千,到下个月我还你1万。到最后估计都是老赖了,俗话说:斗米养恩,担米养仇。怎么去把我这个度要知之。

街上,康大叔一改平时的装束,穿的是件棕色长布衫,肥大的肚子顶着是最显眼的,衣服纽扣只是扭了两颗,上面全部散着。要在平时,怎么也不会扭两颗肚子上的纽扣,这估计是为了让他那胸毛和风有亲密接触,手里拿着包东西,还算整齐。

好啊,康大叔,这是哪里去。就走走康大叔随意回复着,转眼来到夏三爷家便捶门,你找谁守门的问,找夏三爷,我老康。守门的合上门去通报三爷,康大叔过来了,手里...没等说完,夏三爷追问到手里拿的什么;好像包着的东西;叫他进来。

哎呀,什么风把康大叔给吹来了,哎哟,这是给我带的礼物,这怎么好意思,小梅啊,快收下。守门的叫小梅,这夏三爷还没等对方开口就把这包东西给转了出来到自己门下,康大叔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夏三爷,我是来请你帮我忙的。夏三爷脸一暗,但立刻又高兴起来,这变化还是被捕捉到了总是让人看着心里不舒服,康大叔开口说来:我想总不能老干这一行,这都民国了,夏三爷帮我站台我好退下来;这毕竟还是恩怨的事情,人情债啊,无能为力啊,送客吧小梅;夏三爷,你看咱们能商量一下,三爷,怎不能...。门已关上,只听嘭,康大叔在门外气来骂着,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扔砸到门口,光着膀子边走边骂,夏三爷打开送的礼品,瞧见是三个洋芋,又听这厮在门外还如此叫嚣,命小梅去打走他。

小梅和几家丁拿着棍棒追了上去,几个人围着康大叔,找死么,敢挡老子的路,吼完就打将起来,几人完全不敌刽子手康大叔,都被收拾在地上,随手拔下一家丁衣服,夺了木棍抄夏三爷家去,一进门照面遇见阿义,于是两人斗在一处,没几下败下阵来。

夏三爷脸上嘲讽着看着,康大叔脸滚带爬的出去,从那以后再也没看见过看大叔了。

一年过去,镇上来了支军队,帽子上镶着红星,排头兵中有一人很像康大叔,刚刚还是几乡里人指点,最后讨论的人越是多了起来,不禁觉得这人就是当年离开镇子一年的他。

红军来到镇上整顿后,几军官随同一编制的人员来到坟地,这时发现华老栓夫妇在为一坟墓扫墓,几军官走进一看碑刻铭文:夏瑜之墓

镇子上相邻还讨论着,应该是他的,我们问问去好啊,看大叔,一人对着红军中的他叫着!

贵州有哪些癫痫医院
贵州专治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南阳治疗包茎多少钱
遵义癫痫哪里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