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千年一纵四十四足额

2020-01-26 13:2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年一纵 四十四 足额

鱼慕飞闭上双眼,脖子仰得更高。

“你!”归海兰馨气得发抖。

鱼慕飞却好像决心已定!

僵持之中,突然,斜刺里一柄长剑挑出,拨开了归海兰馨的龙呤剑。

“你是何人?你要干嘛!”归海兰馨怒气冲冲。原来,刚才是封沐给鱼慕飞解的围。

“他叫封沐。”鱼慕飞替封沐答道。

封沐收起长剑:“这一场,确实是你赢了。但你赢在你的龙呤剑和圣灵犬。当然,这是你们王族天生的优势,无可厚非。”

“知道便好。”归海兰馨的口气有些缓和。

“我说你们俩个,生得那么美,却偏偏要斗气。而且两人又都那么要强,好吧,我作证,今天归海兰馨打败了鱼慕飞。不过,归海兰馨,你也没必要那么死心眼,你就一定要拿着鱼慕飞的标牌到处炫耀吗?归海王室一脉,气度非凡,又何必在乎这个呢?要不这样,我代替鱼慕飞,把我的标牌给你。”说着,封沐便拿下自己右肩处的黄色2号标牌,递给归海兰馨。

归海兰馨没再说话,她接过标牌,隐没在树林中。

眼见归海兰馨走远,鱼慕飞转身绕到棵大树后面,嘤嘤地哭起来。

封沐上前安慰道:“没事啦,不就输给她嘛,有什么大不了。何况,她是凭龙呤剑之利,圣灵犬之勇才赢你的。”

“输了就是输了。”鱼慕飞不找借口。

“对呀,输了就输了。可刚才你干嘛那么倔强,倘若她一时冲动,直接一剑刺下来该怎么办。”封沐心有余悸。

“谁叫她那么傲,为什么一定要抢走我的标牌。”鱼慕飞抽泣着。

“也还好啦,你们俩个都足够傲。说起归海兰馨的话,她也没那么缺心眼啊,你看我给她个台阶,她自然就顺势下去了。”封沐道。

鱼慕飞转身擦擦眼泪:“对哦,还真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替我把自己的标牌给了她,刚才还真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封沐咧嘴笑着:“多大点事,不用谢,好歹我们也是一组的嘛。”

“恩,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说出去了。”鱼慕飞擦干眼泪,嘱咐道。她说的事情,无疑指自己和归海兰馨的单挑。

封沐毫不含糊地答应:“行,你知我知,不再告诉其他人。对了,算算我们这组现在有几分吧?”

鱼慕飞点头,与封沐各自清点起标牌来。现有的分数其实很容易计算,鱼慕飞右肩上的黄色3号标牌5分,封沐抢来的黄色标牌1分,加起来总共6分,离过关还差26分。

封沐喃喃道:“这分数差得就有点远啦,接下来该去抢牌了,美女,你哭好了没?”

鱼慕飞脸色一变,嗔道:“要你管,你才哭好了没!”

鱼慕飞这话说得不清不白,封沐不解:“啊?”

鱼慕飞佯怒道:“啊什么啊,走,我们抢标牌去!”

两人并肩,气势恢宏地走在伴月山中,很快便遇见一个红色标牌的考生,那考生连躲都来不及,肩上的标牌转眼便被两人夺走。

——流星破!

——霓光红线!

本届卓宗院考试中的超级黑马封沐同一号种子选手鱼慕飞联手,其余那些考生又怎能相抗?不管是组好队的还是落单的,不管是红色标牌还是黄色标牌,均不是两人对手。没过多久,两人夺下的标牌便已摞得好高。

中途两人碰到了一个肩贴黄色4号标牌的考生,他从加入之后便一直问:“分数够了没,分数够了没?”

长剑轻轻斩落一缕黑发,封沐夺下面前那位考生肩膀上的红色标牌,然后回头对自己的两个队友说:“好吧,现在算算分数。”

鱼慕飞和另一队友均保留着属于自己的黄色标牌,计10分;抢来的红色标牌7块,计21分;抢来的黄色标牌3块,计3分;总共算下来,已有34个积分,超过了32分的标准线。接下来,三人只需再吸纳一名黄色1号标牌的考生入队,即可知会监考导师,顺利完成考试。

那么,谁会是那个幸运儿呢?

封沐又想起之前被鱼慕飞击倒的那8个考生,他们各是红黄两组,想来其中有一位必是黄色1号牌的所有者吧。虽然他的黄色1号标牌已被归海兰馨夺走,但这并不影响总成绩。

“我们俩组队时,被你天罡伞打到的那八个人,还记得吗?如果我没猜错,那其中有人拥有黄色1号牌。要不,把他拉进来?”封沐提议。

“也行啊,无所谓。希望他现在还躺在原地。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吧。”鱼慕飞淡定地说。

来时的路不太记得了,封沐和鱼慕飞走一段停一段,以确定自己没有走错。途中碰到几批意欲抢牌的考生,有的考生直接被吓退,有的却不自量力地上前冒犯。

封沐和鱼慕飞也没心软,凡是主动抢牌的通通将之击败,并夺了他们所有的标牌。现在,他们手上累积的分数已越来越多。

又击败了一组考生,从这组考生手上共抢得标牌6块,其中红色4块,黄色2块,而其中有一块黄色的标牌,上面写着“1”的数字。

“哎,要这么多标牌干嘛,分数多了真浪费。”同组的第三名考生说道。

封沐不置可否,他按例将所有抢来的标牌收好,正要将最后一块标牌收进口袋时,前方突然闪出一人。

这谁?吃了豹子胆呢?一人也敢来抢牌?封沐漫不经心地收拾好最后一块标牌,根本没有搭理面前的人。

那人有些怯怯地说:“你们好,几位朋友。你们有那么多标牌,分数应该已经远超32分的标准线。本人无意冒犯,但我的标牌在你们那里,几位能否行个方便,将我的标牌退还给我?”

他身材偏瘦,理着板寸头,封沐看他还算有礼貌,便问:“你的标牌是哪块?”

那人继续怯生生地说:“黄色1号,上面写着‘秦不庸’名字的标牌便是我的。请你们退还于我,本人再无其他要求。”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
抚远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儿童癫痫专科医院
遵义看癫痫病医院排名
西宁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