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山东省高考落榜生被批发揭黑色产业链幕后

2019-10-09 21:0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东省高考落榜生“被批发” 揭黑色产业链幕后

  摘要:自学考试,因为没有门槛,屡屡被这些“黑色产业链”所利用,一些没有办学资质的个人或机构乘虚而入,或“联合办学”,或“挂羊头卖狗肉”,有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收费甚至比正规高校还要高!至于学生最后能不能拿到所谓本科学历,已经非常非常不重要了,赚钱才是他们的第一

  舜讯

  山东高考落榜生“被批发”

  在招生中介的鼓动下,在交了几万元不等的中介费后,13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高考落榜生 ,“被批发”到位于济南的青岛科技大学成教高端站。招生中介许诺,即使不参加成人高考,也能去青岛科技大学读成教本科。他们本以为很快就能去青岛上大学,但几个月过去了,他们仍然在租赁的教室里上课,在没有暖气的宿舍里睡觉,大学梦变得越来越遥远,让他们感觉被骗了。

  “教授”上课竟教abcd

  11月24日,来到位于济南纬六路附近的第二职业中专校内,一所教学楼前挂着青岛科技大学成教高端站的牌子。在不足20平方米的男生宿舍内住了10个人,没有暖气,窗户玻璃上有几条裂痕,其中一面墙上有一条大裂缝,用胶带粘住了,“晚上通过裂缝可以欣赏到美丽的星光。”床铺在裂缝旁边的同学开玩笑说。

  说起他们住的宿舍,邓旭光相当气愤:“我们每人每年交了1600元的住宿费,就住这样的地方?”邓旭光说,他们的宿舍在教学楼的一楼,十人一间,宿舍以前堆放了杂物,入学那天才清理出来。屋里没有暖气,前些日子冷的时候,杯子里的水都结冰了。

  邓旭光说,女生也在一楼住,她们住在教室里,每间“宿舍”有十多人!没有澡堂,没有食堂,洗澡吃饭都要在外面自行解决。

  邓旭光说,他们在三楼有两间教室,文科班和理科班各有一间。现在两个班的学生全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上课时走道和讲台两侧都坐满了人。

  学生黄铉国告诉,上午的课程是“英语朗诵”,根本没有老师过来,“我们有一门‘英语解码’的课程,上课的老师自称教授,在外面讲一节课要收5000块钱,给我们上课却教我们念abcd……”

  一个参加过8月份军训的同学说,他们在学校的院子里军训了10天,只有一名教官,这名教官并没有佩戴肩章。“这名教官告诉我们说,他在这里给学生军训,一天挣20元钱。”

  还参观了学校的“食堂”,这个所谓的食堂只有两名工作人员——老黄夫妇,里面没有座位,学生只能买了饭菜端回宿舍吃。老黄告诉,“他们一开始说这里有500名学生、100名老师,每月收我2000元的承包费,现在这里连100个学生都不到!”老黄打算下个月就不在这里干了。

  成人高考变成自考

  来自山西的学生邓旭光说,他们这批学生有130多人,来自新疆、吉林、河南、福建等省。当时去招生的人承诺得非常好,说即使不参加成人高考,也能去青岛科技大学读成教本科,并且是在青岛校区上学。

  邓旭光今年9月份来到位于济南的青岛科技大学成教高端站(以下简称高端站),而成人高考报名时间是8月份,他没能参加今年10月份的成人高考。

  “现在学校说我们这些没通过成人高考的学生去不了青岛,让我们读山大的自考,我花了这么多钱来这里是看中青岛科技大学成教本科这个牌子,如果要读自考的话,我可以自己去北大读自考,干吗来这里啊?”来自新疆的学生杨立说。

  邓旭光和杨立每人给“高端站”交了一万元,高端站只开了一个收据。收费有两项,一项是押金5000元,另一项是“七项费用”,也是5000元,盖着“青岛科技大学成教高端站财务专用章”。备注栏上还写着一句话,“暂收,待手续完备后换正式发票。”

  邓旭光说,这七项费用包括1600元的住宿费,300元的书本费,1500元的军训费等。“当时说是去军区里军训,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军训过!”杨立对这笔军训费很是不满。

  “300元的书本费,现在只发了4本书。其中两本高数,上册是第六版,下册却是第五版!”邓旭光说。

  校长:我们是不收学费的

  23日,来到位于省图书馆汇文楼三楼的高端站总部,校长田静接受了采访。

  田静表示,他们今年招的130多名学生,有60多人考过了青科大的成人高考本科线,这些学生等12月份青岛科大发放录取通知书后就能去青岛了。至于那些没有参加成人高考,或者没有过线的学生,学校准备让他们去考一个自考本科,或者读高中起点专科。 对于招生时"保证去青科大念书"的许诺,田静表示,能不能去青科大念书是由青科大决定的,高端站只能尽力向青科大争取,"可能某些招生老师有一些许诺吧。"

  田静说,对于那些想退学的学生,5000元的押金肯定要退还给他们,除去他们在校的各项花费,剩余的钱也会还给他们,"我们是不收学费的。"

  对于1500元钱的军训费,田静说这是4年的军训费用,因为这些学生是高考落榜生,每年都需要军训。学校是8月份开始军训的,所以一部分9月份来的学生没有参加军训。

  联合办学,共赚学生钱

  24日,田静向出示了山东省民政厅核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山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核发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田静还向出示了《青岛科技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与山东高端职业培训学校联合举办成人高等教育协议书》,这份今年6月份签订的协议书,有效期只有一年。协议称高端学校是青科大成教学院的一个函授教学站点,青科大成教学院负责学生的学籍注册、证书办理等工作,而高端学校将学生所交“学杂费按照30%比例在每年开学后一个月内足额”交给青科大成教学院。

  山东高端职业培训学校还与济南电子机械工程学校(即济南二职专)签署了《联合办学协议书》,在费用附件中明确列出,高端学校需要支付给二职专每年每生940元,其中包含40%的学费640元,住宿管理费300元,而高端学校对每个学生收取了1600元的住宿费!

  采访中,多名学生告诉,除了交给高端学校的1万元外,他们还交给各地的招生机构一笔中介费,最少的1万,最多的竟达16万!

  田静说,他们学校有一个招生办公室,在各地也有办事机构,从来没听说有中介费,“我们连学费都不收。”

  学生们表示,当时招生老师承诺,不管成考过没过,肯定能去青岛科大念成教本科,所以才花了几万块钱来高端站读书。有些想退学的学生担心,自己交的巨额中介费要不回来。

  省教育厅:高端站没备案

  山东高端职业培训学校有没有成人教育或自考的培训资质?25日采访了省教育厅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所有高校在山东设立函授站点都需要在山东省教育厅备案。在省教育厅提供的高校函授站备案名单中,并没有“青岛科技大学成教高端站”这个名字。

  田静24日表示,高端学校将与山大老教授协会合作,给学生办理山大自考事宜。济南市自考办向证实,高端学校并没有招收自考生的资质。

  青科大成教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高端学校的确是青科大的一个函授点,高端学校招收的这批学生情况比较复杂,有函授、夜大、脱产、委培等等,等青科大发放录取通知书后,将会与高端学校商议决定那些学生去青岛上学,“有的可能在青岛半年,济南半年,企业实习半年。”

  据青科大成教学院站介绍,目前青科大在12个省市拥有34个函授站点,在籍学生1万余人。

  采访完杨立和邓旭光后,杨立和邓旭光先后被高端学校开除。  “非主流”高考的黑色产业链

  130多名学生,如果按照最低的收费标准,每人至少交了2万元,其中至少一万元的中介费被招生代理拿走,另外一万元则交给了一个有违规办学嫌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也就是说,在短短一两个月时间里,130多个学生家长的至少260万元血汗钱被别人拿走了,分享这个“大蛋糕”的人,以各种关系纠结在一起,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从招生代理到函授学校、租赁学校,再到真正的招生学校,每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分了一杯羹。

  而“被消费”的,是那些从各地“被批发”来,做着大学梦的落榜生。

  这个“产业链”似乎有遍地开花之趋势,因为这两年来,仅本报就接到若干起投诉,也报道了多个违规办学、违规招生的机构。

  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利用落榜生及家长的急切心理,打着一些公办高校甚至名校的幌子,通过招生代理人,从各地“批发”来学生,“组织”进行成人高考或自学考试。因为和普通高考比起来,成人高考和自学考试门槛很低,监管难度大,大有空子可钻。

  尤其自学考试,因为没有门槛,屡屡被这些“黑色产业链”所利用,一些没有办学资质的个人或机构乘虚而入,或“联合办学”,或“挂羊头卖狗肉”,有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收费甚至比正规高校还要高!至于学生最后能不能拿到所谓本科学历,已经非常非常不重要了,赚钱才是他们的第一目标。

  尽管是高考的“非主流”途径,成考自考却成为一些人牟取暴利的“产业”,这是谁之错?

中药大全
CBA
天津文学网
分享到: